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颂雅

风氏家族最后的一脉,文雅与邪恶的综合体!

 
 
 

日志

 
 
关于我

醉卧红尘忽转醒, 原来只是一过客, 过客终究是过客, 不恋红尘一粒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天堂湾的物象  

2015-01-02 13:37:35|  分类: 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才哥2《天堂湾的物象》
天堂湾的雨

一场齐眉的小雨,像一架古旧的马车,把我引向一方神圣。
昨夜的梦中,我似乎来到了巴哈马的海港,抑或普吉岛的雨林。

夜晚的天堂湾,雾失楼台。忽隐忽现的楼台和栏杆,仿佛被许多门锁住了。
像极了滑稽的烟云,绕着那些中世纪的城堡战栗,低飞......
这开着玩笑的雨,其实更像一把明亮的钥匙,打开了两岸青山的雾锁。

从欧洲风情小镇出来,我看见挂满了雨滴的栏杆。
也挂满了成都的,重庆的,江南的,欧洲的,像散文一样的诗人。
透过雨帘看苏杭,像是隔着亮瓦看巴厘岛,他们都如西班牙一样,天生丽质。

黎明,雨过天晴。随手推开这院子的任一处把手,门前都会涌进来一条清新的野径。
像一支雨水调试的小楷,在后山的脊梁上涂抹了一幅虚拟的水墨。
遭遇一阵表情纯粹的风,空中只剩下一节门环的叮当响。
似乎一段山歌,干净得如秋阳照耀。快意的节奏,在我们早餐的嘴唇上移动。

天堂湾的树

“鸟醉林间,人醉高树。”每一片叶子都有真相。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我在黄江林的路口,久久伫立。

重叠的树影,长满秀发披肩的忧伤。在寒风中,像一只渡船,消失在湖面。
我斜倚一棵古槐,把唯一的孤独搁置在树梢,让灵魂与残枝败叶为伍。
沿着天益水库的岸边,极目望去。
那些桂花,银杏,棕榈和罗汉松,把黄江林的山坡当成古战场来守候。

我选择一条小路走进黄色的丛林,衰草凄迷,寂静诱人。
我寻找路人的脚印,把一串红尘的叹息,丢弃在槐树的流年里。
一段灿烂的午后,被我捉入杯中,像一种酒色在唐朝的阳光中弥漫。

有时候,一个人的内心,敌不过一棵树的坚韧。
那些经历过的风花雪月,都变成了残花败柳。
在一场夜雨和深秋的短兵相接中,沦为狮子山的尘土。

此时,我只想让天堂湾的屋檐,重新抬起头来。接受一个远方的游子。
以灵魂和悲歌的祝愿。让深秋的树木把自然,天堂和人间紧紧地抱在怀中。
让那些残缺的野鱼,褪去湿漉漉的的衣衫。
打开生活的真相,每一次触摸都是是苦难和良知的慰藉。
每一次扣问都是自在和随性的打捞。

天堂湾的鸟

小雨骤停,你的鸣叫就清脆得发蓝。
像天空落在青石板上的颜色,一夜的功夫,就骑在了山峦的肩头。
我如一只落魄的小鸟,从这个尖锐的冬天走出,进入一个真实的旷野。

解开华丽的衣衫,让上古寂静的风声,混杂着雨水。把枫叶燃烧成灰烬。
站在默不作声的灰烬上,盯着一只山雀。
那是天堂鸟吗?
它执意在我的头顶求证,确切的季节。多像一位沙弥扣着木鱼而歌。

因为太长时间的对视,它羞涩的脸,微笑着忘记了交谈。
如果我变成一只鸟,会在那里停留?
会被怎样的风吹着。

一缕晨曦,从东边过来,山雀的羽毛染成一树棕榈。
而它灰色的胡须,不知要指向何方?
突然,它对着晨曦,眨了眨眼睛。飞走了。

                                          2015.1.1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